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临床医学院新闻站点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 正文

成都商报对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ICU进行了相关报道

录入时间:2018-04-09 10:02:00     点击:


从感冒发病到住进重症监护室,再到后来右腿被迫截肢……短短一个月时间,24岁的闵文清经历了人生中的过山车。

最初发病,她和家人都以为,普通感冒休息一下,吃点药就好了。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场感冒带来的后果会如此之大,除了高达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外,她还失去了右腿。

文文的主治医师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这个时候如果特别劳累会使病情加重,对于年轻人来说,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心肌炎非常可怕,病人中男性多于女性,以20至30岁为好发年龄,轻微的症状仅仅表现为心跳加快,重症病人的病情变化快、病程短,一旦错过抢救时机,就可能在短期间内死亡。张雪梅提醒说,如果病人感冒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就医早点治疗,避免出现后期不可控的严重情况。


发病

感冒,24岁女孩出现休克、呕吐


发病前夕,文文连续两天参加两场婚礼。

2月7日,文文在仪陇老家参加堂哥的婚礼,她忙前忙后开车帮忙接送亲戚。第二天,她又赶到舅舅家去参加表姐的婚礼,她还是这场婚礼仪式上的伴娘。在哥哥闵炬看来,妹妹很热心,忙前忙后,完全顾不上休息。

其实,就在第二天的表姐婚礼仪式举行前1个半小时左右,文文就已经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爬楼梯会很累。当时她和家人都以为,就是一点小感冒,加之连续参加两场婚礼,休息不够导致身体有些疲惫。

2月8日下午,坚持参加完婚礼的文文,独自上到舅舅家二楼的卧室休息。下午4点左右,在楼下帮舅舅整理桌椅板凳的闵炬,听到妹妹趴在二楼卧室的窗口上,有气无力地说身体很不舒服。他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看到妹妹的脸色不太好,当他跑上楼时,妹妹已经倒在卧室床上。

“当时就掐人中、虎口等,喂糖水嘴都张不开,前后休克了10多分钟才醒过来,她说肚子痛,想吐,当时我们就觉得应该是感冒,或者是吃坏了肚子。”乡村医生很快被请到家里,给文文开了一些药,叮嘱文文好好休息。

但吃过药后,文文的病情并未好转,反复呕吐。当晚9时许,文文被送往仪陇县城一家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说是感冒引起的肠胃炎。”闵炬说,妹妹在医院输了液,然后回到家里休养,但妹妹回家后还是断断续续地出现呕吐、恶心症状。

2月9日中午,文文再次到县城的另一家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建议立即转入南充市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危急

转入重症监护病房,一度出现心脏骤停


当文文被送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时,已是下午5时许。经医生诊断,文文患有包括暴发性心肌炎、肠道感染、脓毒血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心律失常等9项病情,文文随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病房。

“当时到达急诊科的时候,医生检查了就说妹妹的病情有些严重,达到了下病危通知书的标准,当时我们的脑袋一下就懵了。”闵炬没想到的是,当晚11时许,妹妹还出现了心脏骤停15分钟的紧急情况,幸运的是,被医生及时抢救过来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场感冒,会如此严重。闵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妹妹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治疗期间,医院曾先后下达过两次病危通知书,他和父亲就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门一开,心里就咚咚咚地跳,怕听到医生来说什么不好的消息,每一刻都是煎熬”。闵炬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的图:“撕心裂肺的等待,撕心裂肺的盼望,祈祷”。

10日,病情加重的文文,被医生建议转入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去那边做体外人工膜肺ECMO,才可能保住妹妹的性命,但是比较花钱”。在医生告知病情并征求闵炬的意见时,这个哥哥压根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只要能救活妹妹,花再多的钱都可以,哪怕是要我倾家荡产”。

当天下午,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危重病方向博士、主治医师郭留学,带着ECMO团队也赶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为文文紧急置了V-A ECMO行心肺支持治疗,待文文病情稍微稳定后,当晚再连夜护送其前往成都继续治疗。


急救

ECMO治疗保住生命,右腿被迫截肢


11日凌晨,载着文文的救护车到达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当时给文文诊断的情况是:暴发性心肌炎、心源性休克、脑功能障碍、急性肝损伤、心律失常、肺炎克雷伯菌脓毒症感染性休克……一到达医院,医生便为文文用上呼吸机辅助呼吸,以及采取持续ECMO心肺支持的治疗方式进行救治。

文文的主治医师张雪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体外人工膜肺ECMO,就是让机器彻底或部分替代文文的心肺,将外部空气里的氧通过机器氧合到血液里,进而通过血液循环提供氧气,这是一个在心肺领域被应用最多的设备。

文文的病情一直都不稳定,闵炬觉得,是妹妹的意念在支撑她坚持活下来。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流行性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而且还伴有反复恶性心律失常的情况,医院不得不用大剂量的血管活性药物来维持血压,这种药物会让文文的血管收缩,血流减慢,不过会导致血管中形成血栓,这也是文文右下肢缺血坏死的一个原因。在后期的治疗过程中,还发现文文的全身血液里滋生了细菌,“当时她已经处于严重感染的状态了,这个细菌有可能就来自右下肢缺血坏死的地方。”张雪梅说,经过医生研究会诊后,决定放弃保守治疗计划,对文文的右小腿进行截肢,若不截肢,感染则随时会危急文文的生命。

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前,闵炬一直在纠结,他希望能保住妹妹的腿,即便花再多的钱,但当他就妹妹的情况找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多家大医院的专家咨询后,最终还是在手术同意单上签了字。这一天是3月7日,他在朋友圈里写到:“妹妹,哥哥今天做的决定,是真的真的真的尽力了,希望你能平安度过,希望你一定要坚强啊,一定要坚强啊,一定啊,一定要挺过去啊”。

其实,在截肢手术当天,主刀的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刘洋也很纠结,他原本打算从文文右腿膝盖以下的部位进行截肢手术,这样可以为文文多保留一点右腿,但检查发现文文右腿的感染太严重,部分肌肉已经坏死,最终只能从大腿中部进行了截肢手术。

闵炬翻出手机里存下的妹妹此前参加表姐婚礼的照片,照片里的妹妹,身材高挑,皮肤白净。截肢手术持续了1个半小时,手术室的门一打开,闵炬凑上去,纠结该如何告诉妹妹截肢的事实,不过医生告诉他,妹妹已经知道了手术的情况,“她很坚强”。

刘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文文右腿被截肢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也没有出现感染的情况。


提醒

感冒病不可小觑,一不小心可能危及生命


直到4月3日,文文还躺在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主治医师张雪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经过前期治疗,文文目前的病情状态还可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期。

“很感谢这些医生,是他们一次次把妹妹从死亡边沿拉回来。”闵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妹妹患病前一直在成都做销售工作。目前,为了给妹妹治病,家里的积蓄已经用完,包括此前通过网络为妹妹募捐的17万元善款,还借了60余万外债,妹妹患病后,他和父亲都没有再回到省外的建筑工地上班,而是在成都租了房子,一边照顾妹妹一边继续四处为妹妹筹钱治病。

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流行性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这个时候如果特别劳累会使病情加重,对于年轻人来说,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心肌炎非常可怕,病人中男性多于女性,以20至30岁为好发年龄,轻微的症状仅仅表现为心跳加快,重症病人的病情变化快、病程短,一旦错过抢救时机,就可能在短期间内死亡。她提醒说,如果病人感冒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就医早点治疗,避免出现后期不可控的严重情况。

张雪梅医生说,文文最初所患的流行感冒病,在冬季是很常见的,有5%的可能性发展成心肌炎,如果病人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及时就医治疗,不能因为是简单的感冒病就掉以轻心。


ICU简介

重症医学科成立于1995年,经过20余年的发展,目前科室有医护人员62名,科室医疗队伍皆进行过重症医学技能相关规范化培训。2012年科室被评为全国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单元。2013年被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批准为重点专科科室。现为四川省中医药学会中医重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单位,四川省中医重症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委员单位。

该科目前拥有与世界接轨的器官功能支持设备,包括体外膜肺氧合(ECMO)、主动脉球囊反搏(IABP)、六腔漂浮导管、PICCO、持续血液净化治疗(CRRT)、床旁超声、床旁纤支镜、床旁胃镜,能最大限度进行器官支持,保障患者安全。

科室目前在中西医结合治疗感染性休克、心力衰竭、心源性休克、胃肠功能障碍、呼吸衰竭、重症胰腺炎等方面成形了一系列有效的治疗流程和方案。

舒适、无痛、安全是重症医学科追求的终极目标!

从感冒发病到住进重症监护室,再到后来右腿被迫截肢……短短一个月时间,24岁的闵文清经历了人生中的过山车。

最初发病,她和家人都以为,普通感冒休息一下,吃点药就好了。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场感冒带来的后果会如此之大,除了高达几十万元的治疗费用外,她还失去了右腿。

文文的主治医师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这个时候如果特别劳累会使病情加重,对于年轻人来说,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心肌炎非常可怕,病人中男性多于女性,以20至30岁为好发年龄,轻微的症状仅仅表现为心跳加快,重症病人的病情变化快、病程短,一旦错过抢救时机,就可能在短期间内死亡。张雪梅提醒说,如果病人感冒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就医早点治疗,避免出现后期不可控的严重情况。


发病

感冒,24岁女孩出现休克、呕吐


发病前夕,文文连续两天参加两场婚礼。

2月7日,文文在仪陇老家参加堂哥的婚礼,她忙前忙后开车帮忙接送亲戚。第二天,她又赶到舅舅家去参加表姐的婚礼,她还是这场婚礼仪式上的伴娘。在哥哥闵炬看来,妹妹很热心,忙前忙后,完全顾不上休息。

其实,就在第二天的表姐婚礼仪式举行前1个半小时左右,文文就已经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爬楼梯会很累。当时她和家人都以为,就是一点小感冒,加之连续参加两场婚礼,休息不够导致身体有些疲惫。

2月8日下午,坚持参加完婚礼的文文,独自上到舅舅家二楼的卧室休息。下午4点左右,在楼下帮舅舅整理桌椅板凳的闵炬,听到妹妹趴在二楼卧室的窗口上,有气无力地说身体很不舒服。他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看到妹妹的脸色不太好,当他跑上楼时,妹妹已经倒在卧室床上。

“当时就掐人中、虎口等,喂糖水嘴都张不开,前后休克了10多分钟才醒过来,她说肚子痛,想吐,当时我们就觉得应该是感冒,或者是吃坏了肚子。”乡村医生很快被请到家里,给文文开了一些药,叮嘱文文好好休息。

但吃过药后,文文的病情并未好转,反复呕吐。当晚9时许,文文被送往仪陇县城一家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说是感冒引起的肠胃炎。”闵炬说,妹妹在医院输了液,然后回到家里休养,但妹妹回家后还是断断续续地出现呕吐、恶心症状。

2月9日中午,文文再次到县城的另一家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建议立即转入南充市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危急

转入重症监护病房,一度出现心脏骤停


当文文被送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时,已是下午5时许。经医生诊断,文文患有包括暴发性心肌炎、肠道感染、脓毒血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心律失常等9项病情,文文随后被送入重症监护室病房。

“当时到达急诊科的时候,医生检查了就说妹妹的病情有些严重,达到了下病危通知书的标准,当时我们的脑袋一下就懵了。”闵炬没想到的是,当晚11时许,妹妹还出现了心脏骤停15分钟的紧急情况,幸运的是,被医生及时抢救过来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场感冒,会如此严重。闵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妹妹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治疗期间,医院曾先后下达过两次病危通知书,他和父亲就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门一开,心里就咚咚咚地跳,怕听到医生来说什么不好的消息,每一刻都是煎熬”。闵炬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的图:“撕心裂肺的等待,撕心裂肺的盼望,祈祷”。

10日,病情加重的文文,被医生建议转入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去那边做体外人工膜肺ECMO,才可能保住妹妹的性命,但是比较花钱”。在医生告知病情并征求闵炬的意见时,这个哥哥压根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只要能救活妹妹,花再多的钱都可以,哪怕是要我倾家荡产”。

当天下午,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危重病方向博士、主治医师郭留学,带着ECMO团队也赶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为文文紧急置了V-A ECMO行心肺支持治疗,待文文病情稍微稳定后,当晚再连夜护送其前往成都继续治疗。


急救

ECMO治疗保住生命,右腿被迫截肢


11日凌晨,载着文文的救护车到达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当时给文文诊断的情况是:暴发性心肌炎、心源性休克、脑功能障碍、急性肝损伤、心律失常、肺炎克雷伯菌脓毒症感染性休克……一到达医院,医生便为文文用上呼吸机辅助呼吸,以及采取持续ECMO心肺支持的治疗方式进行救治。

文文的主治医师张雪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体外人工膜肺ECMO,就是让机器彻底或部分替代文文的心肺,将外部空气里的氧通过机器氧合到血液里,进而通过血液循环提供氧气,这是一个在心肺领域被应用最多的设备。

文文的病情一直都不稳定,闵炬觉得,是妹妹的意念在支撑她坚持活下来。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流行性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而且还伴有反复恶性心律失常的情况,医院不得不用大剂量的血管活性药物来维持血压,这种药物会让文文的血管收缩,血流减慢,不过会导致血管中形成血栓,这也是文文右下肢缺血坏死的一个原因。在后期的治疗过程中,还发现文文的全身血液里滋生了细菌,“当时她已经处于严重感染的状态了,这个细菌有可能就来自右下肢缺血坏死的地方。”张雪梅说,经过医生研究会诊后,决定放弃保守治疗计划,对文文的右小腿进行截肢,若不截肢,感染则随时会危急文文的生命。

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前,闵炬一直在纠结,他希望能保住妹妹的腿,即便花再多的钱,但当他就妹妹的情况找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多家大医院的专家咨询后,最终还是在手术同意单上签了字。这一天是3月7日,他在朋友圈里写到:“妹妹,哥哥今天做的决定,是真的真的真的尽力了,希望你能平安度过,希望你一定要坚强啊,一定要坚强啊,一定啊,一定要挺过去啊”。

其实,在截肢手术当天,主刀的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刘洋也很纠结,他原本打算从文文右腿膝盖以下的部位进行截肢手术,这样可以为文文多保留一点右腿,但检查发现文文右腿的感染太严重,部分肌肉已经坏死,最终只能从大腿中部进行了截肢手术。

闵炬翻出手机里存下的妹妹此前参加表姐婚礼的照片,照片里的妹妹,身材高挑,皮肤白净。截肢手术持续了1个半小时,手术室的门一打开,闵炬凑上去,纠结该如何告诉妹妹截肢的事实,不过医生告诉他,妹妹已经知道了手术的情况,“她很坚强”。

刘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文文右腿被截肢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也没有出现感染的情况。


提醒

感冒病不可小觑,一不小心可能危及生命


直到4月3日,文文还躺在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主治医师张雪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经过前期治疗,文文目前的病情状态还可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期。

“很感谢这些医生,是他们一次次把妹妹从死亡边沿拉回来。”闵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妹妹患病前一直在成都做销售工作。目前,为了给妹妹治病,家里的积蓄已经用完,包括此前通过网络为妹妹募捐的17万元善款,还借了60余万外债,妹妹患病后,他和父亲都没有再回到省外的建筑工地上班,而是在成都租了房子,一边照顾妹妹一边继续四处为妹妹筹钱治病。

张雪梅说,文文的情况属于流行性感冒引发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严重的心源性休克,这个时候如果特别劳累会使病情加重,对于年轻人来说,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心肌炎非常可怕,病人中男性多于女性,以20至30岁为好发年龄,轻微的症状仅仅表现为心跳加快,重症病人的病情变化快、病程短,一旦错过抢救时机,就可能在短期间内死亡。她提醒说,如果病人感冒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就医早点治疗,避免出现后期不可控的严重情况。

张雪梅医生说,文文最初所患的流行感冒病,在冬季是很常见的,有5%的可能性发展成心肌炎,如果病人觉得心慌不适、气短胸闷等情况,就要及时就医治疗,不能因为是简单的感冒病就掉以轻心。


ICU简介

重症医学科成立于1995年,经过20余年的发展,目前科室有医护人员62名,科室医疗队伍皆进行过重症医学技能相关规范化培训。2012年科室被评为全国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单元。2013年被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批准为重点专科科室。现为四川省中医药学会中医重症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单位,四川省中医重症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委员单位。

该科目前拥有与世界接轨的器官功能支持设备,包括体外膜肺氧合(ECMO)、主动脉球囊反搏(IABP)、六腔漂浮导管、PICCO、持续血液净化治疗(CRRT)、床旁超声、床旁纤支镜、床旁胃镜,能最大限度进行器官支持,保障患者安全。

科室目前在中西医结合治疗感染性休克、心力衰竭、心源性休克、胃肠功能障碍、呼吸衰竭、重症胰腺炎等方面成形了一系列有效的治疗流程和方案。

舒适、无痛、安全是重症医学科追求的终极目标!


上一篇:【媒体聚焦】央视财经频道职场健康课对我院进行了报道——《要命的感冒》

下一篇:我院牵头重大疑难疾病中西医临床协作试点项目——糖尿病及并发症